1. HOME
  2. 新闻中心

春节在家这些天都是懒人了

 
    择日不如撞日,一次无心的同学聚会,除家属外,有9位同学参加,我是晚饭时间接到的通知,这离我们上次同学聚会又是两年了吧?时间真快。
 
    在家安定下来,接触的同学也比较多,相对不那么陌生,能长聚在一起的,貌似也只有我们这几个,有的同学有时间可惜离我们太远,有的同学离我们不远,可惜没有时间,总是这么阴差阳错的难得聚齐。
 
    和王同学一起坐张同学的车,先到两美女同学预定好的KTV,他们慢慢吃他们的火锅,我们先到的先自娱自乐,随后,陆陆续续的同学到了,大家点歌、唱歌、喝酒,我习惯性的做观众,热烈鼓掌。
 
    那晚,说真的,心情很不好,还是习惯隐藏,习惯微笑。赖同学和王同学以开水代酒,我完全没有扯假,也许是因为赌气,一杯一杯啤酒下肚,真想把自己灌醉......
 
    没到午夜12点,从TKV出来,外面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,拢了拢衣服,有一股寒意,开车的同学去倒车叫上车,尽管有些冷,还是想和没开车的同学在这样的细雨中漫步,这是很难得的,20几年才有的第一次雨中漫步,街上没有多少夜归的人,路过一咖啡馆外面,能感受里面一定很温暖。
 
    爱打牌的同学总想打牌,我昏昏沉沉的只想找一个地方睡觉,到一快打样的茶楼喝茶,同学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,突然发现,读书时候沉默寡言,说话会脸红的同学,现在说起话来头头是道,而读书时候爱说话的同学,习惯了老诚,稳重。同学间,无论男女,没有和陌生男女间那种隔阂,大家很放松,很随意,聊我们读书时候的美好时光,聊我们的家庭、生活、现在和以后,不知不觉,两点过了,该到睡觉的时候了,我们几个女生都到李同学家过夜,那一晚,一晚都没有睡着,我还是很开心,有同学聚这个空间,有同学相伴的日子。珍惜,足矣!
 
大年初七
   年初七,泸州大哥大嫂一家开车来玩,也顺便送儿子回家,儿子大妈说,叫儿子在他外婆正月十二生日那天回来,儿子就是不肯,再说,他就眼泪打转,于是,只好现在送他回来,真是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啊,也算是恋家虎吧。
 
   以前,在广州打工的日子,和大哥大嫂相处了一段日子,那段日子,我们相处得很好,这么多年,我们没红过一次脸,也是聚少离多吧,我们更期盼相聚。
 
   大嫂在我的心里,一直是性格开朗,很贤惠的女人,说话总是笑呵呵的,做事很认真仔细,也很麻利,特别是弄吃的,哪一个贤惠,不厌其烦,比起这个,我是很惭愧。
 
   知道大哥大嫂一家晚饭时间到,吃喜酒那家妈妈和孩子们去我就没去了,一个人在家准备好晚饭,大哥大嫂他们到家正赶上吃饭,吃了晚饭,和大嫂睡一间屋,久违的相聚,话题特别多,一聊就聊到半夜一点过。
   
   早上还在美梦中,大哥大嫂和几岁的侄儿都起床了,“唉,他们可真精神,真够早的,咋就不想多睡一会儿呢?”好想赖床贪睡一下,还是赶紧起来,这客人都起床了,主人还不起来做早饭怎么行。等我到楼下的时候,大嫂在厨房刷锅准备做早饭了,我一边打哈欠一边系围裙,和大嫂说:“这么难得的时间你们怎么不多睡一会?”大嫂说:“习惯了,在外面工地上班,每天早上5点起床,春节在家这些天都是懒人了,到6点才起床”。“哎哟,妈呀,我压根就没五六点起过床”,难怪他们都习惯了,这习惯保持得这么好?!感叹!
 
   老虎说,表哥表姐他们说妈妈生日那天会来,泸州大哥他们现在来了,资阳几个朋友也要来玩,如果那时候我们忙,倒不如改到今天,于是,立刻通知表哥他们,我们就开始为几桌人的饭菜准备张罗开了,大嫂一直没停的帮忙,她这贤妻良母型的女人,不累不行啊,难怪年纪轻轻就有几根白头发了,但还真得感谢她。
 
   因为下雨,温度下降,貌似感冒了,忙里忙外,忙碌一天,跳得脚也痛了,只有孩子们不知道累,十几个孩子玩的玩鞭炮,钓的钓鱼,捉迷藏的捉迷藏,搞得一身脏兮兮的,不管大人怎么叫怎么担心。
 
   男人们喝完酒开战打牌,自由快活,女人们洗洗刷刷收拾完一大堆碗筷,几乎没有自己的自由时间,又得开始准备晚饭了,累啊,累啊,苦啊,苦啊,所以,我真怕麻烦,真不想做什么事啊,真怕做女人啊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