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HOME
  2. 投资者关系

相伴的光阴越来越少 却忘记留下最美的回忆

相伴的光阴越来越少 却忘记留下最美的回忆

站在人家院落,任余辉把整个人都染成了金色,风起,乱了发。山谷岚风凉意重重,隐隐有白白的雾气往低洼处游移。早先阳光肆虐的辣热在余辉尚未褪尽就有风来散尽。一管芦笛也风里轻盈摇曳,芦絮架不住风的热情轻轻去了,旋舞,渐渐隐没。。。。。暮色披着灰的衣悄悄换走了阳光送我的金色。
  
  天高云淡,半月斜挂,静静地。小路野草丛丛,寂寂的,地头的青草香混着各色野花儿的幽香隐隐荡浮。率先打破寂静的是嘎嘎声,声声后摇摇摆摆的是主人家的鸭队;很快,小主人牵着小羊牯悠悠然走在小路上。。。那来了又去了的鸟儿,一忽儿成群结队,一忽儿三五一伙,一忽儿两个一拨,一忽儿独自逡巡,架不住夜幕降临陆续回巢,扑棱羽翼,渐渐息声。。。。。
  
  夜色渐浓,在清水般的月光下零星亮了的昏黄灯光很是柔和。秋虫的音乐刚刚上演,长长的嘤咛,短而急促的唧啾,或清亮,或低沉,青蛙王子总能踩着节奏和鸣。。。夜的山村因此生动而鲜明。
  
  突然想起鲁迅的《秋夜》,其实也就只记得那句——在我的后园,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,一株是枣树,还有一株也是枣树。
  我的教室在走廊以西尽头,我的办公室在走廊以东尽头,一西一东,虽然远了点,总算给自己找到了走一走的理由。
  
  晨读走一走,课间走一走,上完课了回办公室又是一走,一来二去,精气神似乎更佳。
  
  潇潇秋雨,纷扬了一些日子,喷池里的假山朗润了,水竹益发葱翠丝毫没有落木萧萧的凄寒,而睡莲,深紫、粉白、鹅黄仍不减盛夏的缤纷。喷池外围的映山红早早在夏日里就凋落最后一片瓣,绿绒的细叶翻陈出新,一咕嘟一咕嘟地不时见着嫩蕊。
  
  每日,廊道上望着下边好看的景,雨,也多了点娇柔。
  
  细雨中,廊道里穿梭,淡淡的香不经意钻进鼻翼,伫足,深呼吸,眼不由得闭着,桂花的香在薄凉的空气里流溢。呵!桂香。树不大,也还枝繁叶茂,花不大,细细碎碎却密密麻麻,一树一树,青绿里细密的金黄漫过季节弥漫着清冽沁香。“广寒香一点,吹得满山开。”谁的?我寻思了很久。校园里只有几株,“吹得满枝开”吧。淡淡的,挺好!《淡淡的,挺好》
  
  去年秋,我们进入六年级,换了楼上的教室,再看楼下广玉兰、八月桂、、、喷池,眼界一下子空阔。看风景,在当时是每天的必修课,带着一路的好心情踏进教室走上讲台,开始一天的教与学。。。就是在这时,写下了《淡淡的,挺好》。
  
  这个春天,校园还是这校园,春光依旧明媚,却少了看风景的心情。每天匆匆来去,映山红鲜艳过,广玉兰怒放过,睡莲也在51假后次第展颜,看到了,只能算看到了,心似古潭掀不起涟漪。这是毕业季,呆在校园的时间越来越长越来越晚,心情却越来越糟。。。
  
  是毕业季的紧张、繁忙、劳碌压坏了心情?忘记了花香,忘记了微笑,忘记了。。。我们。夏季不应是是暴躁易怒的理由,忘记了花开的模样才是罪魁祸首!
  
  总以为,每一朵花都应该在同一个季节开放,都应该热情燃烧,忘记了,花开有各自季节,花开有各自模样,强求不来。耐心等候,等候他(她)在合适的时候开放,开出各自的模样,散发各自的馨香,才是我应该做好的。
  
  记得,花开的模样,记得,微笑的模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