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朝_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
  1. HOME
  2. 社会责任

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朝

 
   尽管宋玉有著名的《悲秋赋》,尽管贾岛有“秋风生渭水,落叶满长安。”,尽管毛泽东有“萧瑟秋风今又是”,尽管秋瑾有“秋风秋雨愁煞人”。可是,比起其他三季,我依然还是最喜欢这个季节。
    据说我们国家只有秦岭一带是真正的四季停匀,也就是说大部分地区都是或冷的时间长,或热的时间多。我的家乡邯郸虽然四季分明,但不可否认的也是酷暑和严冬两季相对有些长。春季当然温暖和生机勃勃,可是短的让人有些还来不及欣赏,就“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”的过去了。唯有秋季天高云谈,气候宜人不冷不热,人们有许多的好天气可慢慢享用。
    金秋十月,城里四处的月季花兀自朱朱紫紫的开着,树上的叶子却已经经了些风霜似的现一丝微黄。滏东大街两旁的行道树一直没弄清楚叫什么名字,那枝头簇簇繁花一般的种子日逐黄里透红,一排排树像巨大的火炬似的挺立着,给街道镶上美丽的花边,是这个季节独有的一道醒目的风景。
   “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,一番洗清秋 。”一场秋雨淅沥过后,碧空湛蓝,草木深幽,空气清新。穿城而过的滏阳河也比平日清澈了许多,微波不兴的静静流淌着 ,给这座古赵城平添几分动人秋韵。
   秋日的风光固然绚烂,更重要的它还是个收获的季节。一串串葡萄缀满棚架,红苹果和大鸭梨挂在枝头,石榴更是呲牙咧嘴的绽出里面红玉般晶莹的仔。谷穗金黄,棉花雪白,丰收的玉米堆起了高高的跺。落花生胖胖的一家子在地里住够了,在期望着人们把它刨出来见世面。
    我虽喜欢的东西就是盐水花生,也只有秋天才有口福哦。每年一到初秋上市我就开始买来吃,一个季节下来也没有吃够。直到最后实在没有卖的了,依然心有不甘意犹未尽。
    还有那山中的柿子树,这时候果实也快成熟了,满树的柿子像一个个小红灯笼隐约在叶子间。少年时在王风矿生活,附近的山上就有许多的柿子树。柿子虽然红了,但还不能吃,需要收回家来再加工去除涩味,或者放在合适的地方让它自然放软才行。可是有的树偶有一两个向阳的柿子在枝头就软了可以直接上口,那时我们一到秋天就结伴去山中寻觅挑选,那么多树总能让我们吃到尽兴。
    因为那早熟的柿子即使不吃也很可能熟透了掉到地下摔坏,所以这种免费的吃法,树的主人也是基本默许。我天津的一位大学同学最喜欢吃柿子,听到我讲满山的柿子可以随便吃,觉得简直是太好了不可思议。看她这样我愈发形容的绘声绘色,每次都把她羡慕的垂涎欲滴心向往之。
   “况又秋风晚,山山红叶飞。”柿树的叶子到了深秋也是红的可爱。树上的果实被摘走了,老柿树似乎也被抽去了灵魂没了支撑,于是叶子就杜鹃啼血般的开始鲜红。虽然没有“万木霜天红烂漫”那样壮观,但也是赏心悦目的一种景致。
    “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朝。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霄。”
   唐人刘禹锡的这首咏秋诗写得好,然而秋天的妙处又如何描绘的完全?我虽然没有谱诗词讴歌,但也在这里写文章赞颂。是啊,我们不讲“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”只讲“满城尽带黄金甲”,不讲“遍插茱萸少一人”,只讲“菊花插得满头归”,我们更不会“欲说还休”,只讲“天凉好个秋”!
    哦,秋天 ,爱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