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HOME
  2. 人才招聘

最后离开的蝴蝶,已经没有栖息的叶

 一时间,天地间关于牛郎织女婚变鹊桥的新闻铺天盖地,各大报刊均于头版头条以整版的方式进行了刊登报道。就连央视的王牌栏目《新闻联播》、《焦点访谈》和《天气预报》也都暂停了一切其他内容,纷纷予以了专题报道。标题更是五花八门,像什么《千年恩爱   一朝成殇》、《织女另结新欢   牛郎伤别鹊桥》《牛郎不思进取    织女另入豪门》、《牛郎织女婚变门的背后》、《织女不堪寂寞终离婚》、《织女净身出户    牛郎独获牛皮》、《第三者脚踹原夫    原夫满地找牙》等等等等。
        牛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的家。面对四面漏风的两间破茅房,他已是万念俱恢。独自在破凳子上木然的坐了几个时辰,方才站起身来。他先是把两个孩子支了出去,然后关上了屋门,默默的从床下拿出了早年放牛时的那根老牛绳,朝房梁扔了上去。他已没了再活下去的勇气了。织女已让他流干了泪,且把他伤的体无完肤、生不如死。他站到了木凳上,把绳子打了个活结,木然的将头套了进去,然后,他轻轻地、轻轻地,蹬翻了脚下的木凳……可叹,流传了千年、感动了一代又一代善男信女的牛郎,就这样准备结束自己的一生。
        也不知过了多久,牛郎醒了过来。他发现自己躺在自家的破炕上,边上还坐着一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。见他醒来,忙起身给他倒了杯水。
       牛郎微微的蠕动了下嘴唇,用了很大的力气问道:“你是谁?为什么要救我?”说时,泪水已溢满了眼眶。
      “瞧你这点出息!”中年男人扶了下眼镜说道:“我也是看了新闻报道才知道你的事情的。对了,你可能还不认识我吧?我叫董永,就是七仙女的老公。说起来我们还是连襟呢,我俩都是玉帝的女婿啊。”
       牛郎道:“哦,原来是七姐夫啊,让你见笑了,我和织女没你跟七姐幸福啊。”
      “幸福个屁啊!”董永气愤的说道:“我和七仙女也离了,昨天刚离的。妈的,她背着我居然跟猪八戒好上了。昨天被我逮了个正着,我把他们俩毒打了一顿。妈的,猪八戒真不是个东西,当初若不是老子拉他一把,他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拱食呢!(关于董永和猪八戒详情,敬请阅读本空间的(《惨啊!孙悟空也有今天!》一文)没良心的东西,他居然仗着自己身板好,欺负我那方面不行,硬是从我手里把七仙女给勾走了。妈的,老子不就是有点前列腺吗?年龄大了谁没有?”
        牛郎叹了口气道:“唉!原来姐夫你也这么不幸啊。”顿了顿,牛郎问道:“你是怎么找到我这儿来的,又是怎么救下的我?”
      “要找到你还不容易?你现在都已红遍全中国了!我看了新闻报道,就知道你会一时想不开自寻短见,没想到还真让我给料到了!”
       牛郎说:“对了,我那俩娃儿呢?他们怎么不在这里啊?”说完就欠起身来准备去找。
       董永说:“放心吧,你俩娃儿我已经让我的秘书开车带我家里去了,他们现在应该正在吃饭呢!对了,我看你像这样一直过下去也不是个事儿,你有何打算么?”
       牛郎说:“唉!我能有啥打算呢,出去打工没人要,在家种地地又少,到现在化肥农药都还没钱买呢!”
       董永说:‘我看不如这样吧,我先给你五百万元的建设资金,你找两个建筑工程队,我把哈尔滨阳明滩大桥的工程建设交给你做你看怎么样?”
       牛郎说:“这么大的工程给我做,就怕我做不来啊!”
      “你连死都不怕还怕这么点小工程么?就这么定了,你明天就去找两建筑队!”
       见董永意志坚决,牛郎也只好点头应允下来。
       事情进展的很顺利,没两天,工程队就找好了。牛郎任总指挥。虽说他啥也不懂,但因为有董永撑腰,财大气粗,很快就提前竣工了。这次工程,牛郎赚得可谓是盆满钵满。
       有了钱,牛郎先是把自己浑身上下给包装了个遍!又买了房子和车子,还把俩娃儿也送进了贵族学校,算是提前进入了小康,每天风光无限,很是让人羡慕。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,他和董永的关系那真是好的没法说。
       时光荏冉,冬去春来,一晃就过去了很多年。牛郎的两个孩子也都有了出息,一个进了北大,一个上了清华,并准备出国深造。牛郎那个幸福啊!
       这天,牛郎和董永相约到“天上人间”吃饭,待到酒足饭饱之后,照例要了两个小姐准备开房行乐。先进来的一个绝色女子让董永搂着走了。接着又进来一个妖艳女子。待到牛郎近前,俩人一下子都瞪大了眼睛,半天说不出话来!天哪!怎么会是你?!牛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来者不是别人,正是牛郎的前妻----织女! 
      未待开口,织女已是泪流满面。
      牛郎道:“这些年你都是怎么过来的?怎么……怎么……做起这买卖来了?”
      织女抽抽噎噎道:“郎哥,我……我……对不起你呀!自从那日跟姓陈的离开后,我以为自己会过上好日子了,可那个挨千刀的居然花心不改,跟那个叫什么芝的女人又旧情复燃好上了,那个叫什么芝的女人还跟她那个叫什么什么锋的老公离了婚。陈冠希一时鬼迷心窍,居然不要我了,甚至连一分钱的生活费都没给我,就把我撵出了家门。我在街上游荡了两天,实在是饿的不行,就……就……做了小姐……不过收入还可以……对了,和我一起进来的还有七姐,她这两天大姨妈来了,没法上班。自从当年她跟猪八戒好上后,也着实性福了一段日子。可后来八戒不学好,吃喝嫖赌抽,很快就把家底败光了,后来也是实在没法子了,他就开始了坑蒙拐骗偷,前些日子因为贩毒,在江苏盱眙给逮住了,现正关在鲍集派出所呢,估计要吃枪子了。七姐的命好苦呀!呜呜呜……我的命好苦呀!呜呜呜……
       牛郎说:“那你以后有啥打算么?做小姐容易得病的。”
       织女说:“郎哥,我知道你现在发达了,唉!想想我们俩以前多么恩爱呀,都怪我那时太势利,否则……郎哥,如果你不嫌弃,我……我想和你复婚……不知道你……愿不愿意……”
       牛郎深情的望着织女,说:“其实,这些年来,我也一直有这个愿望的,如果你愿意的话,那我们就……复婚吧。”
       正在这时,从门外进来两个警察,其中一个问道:“你是牛郎吧?你被捕了,请跟我们到警察局接受调查!”
        牛郎惊问道:“我犯啥法了,你们要逮我?”
        警察道:“阳明滩大桥是你承建的吧?因为偷工减料刚刚挨汽车压垮了,你涉嫌犯罪,跟我们走一趟吧!”说着,便不由分说的给他戴上了手铐,押了出去。
        织女追至门口,见警车已经走远,不由得轻轻地哼起了那首陈琳的老歌:“漫天的风雪,你是最后离开的蝴蝶,已经没有,栖息的叶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