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HOME
  2. 企业文化

害怕自己丧失付出真情的勇气

 
        很久以前,父亲给我买过一套套梳。
 
        很精美,那套梳大大小小共五把,五个款式,五个颜色,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之一。
 
        因为太喜欢,舍不得用,一直珍藏着不肯拆开包装的封口。一年后哥结婚那天,清点给新娘准备的梳妆用品时,发现少了一对梳子。母亲急中生智:快去把你的套梳拿来!我当然不愿意了,坚拒。母亲也利诱了也威胁了,还是坚拒··
 
        几年后,我打开那个漂亮的包装盒,把其中一把红色的与掌宽的梳子带在包里。那时,父亲已经过世。我深悔没有在他有生之年用他送我的梳子梳一梳头发,在他的面前。那时候,头发很浓很密很长,散开辫子快到腿弯儿了,父亲买梳子送我也是因为喜欢我那一头黑亮的长发吧。
 
        很后悔,没有用那些好看的梳子在父亲面前梳一次头发··
 
        更后悔的是有次乘车不慎丢了包和那把梳子。之后,就再也不敢把剩余的带在身边了。
 
        记得发现装着梳子的包没有了的刹那,心里就只有一把梳子了,然后就是一阵阵的恐惧席卷整个心房。那是一种清楚的意识,是对永远找不回来和害怕失去的恐惧。
 
        实际上,我对所有的礼物都会珍惜。只要是亲友相赠的物品很少转赠他人,我分不清这个习惯是因为害怕自己会遗忘曾经的人事,还是害怕曾经的人事会忘记自己。
 
        那些下意识留存的信件、物品以及地址和电话号码仿佛记忆的储存器,在不经意的瞬间,接通电源。一幕幕特定的场景,特殊的情节,特别的人物,特写的画面展开并重现··而且许多微小的细节经过岁月的流逝依然清晰,有时自己也会疑惑是记性太好,还是过去留下的印记太深刻。
 
        一直都在要求自己要“淡远”要“静平”,性格中偏偏充斥着躁烈和驿动,迷恋委婉含蓄的画境诗意的同时,又常常被那些直白浅显却真情实意的文字或语言打动。人生究竟是要把感情看虚看淡,还是看重看真?
 
        一把梳子,可以诠释父爱。梳子是回忆。
 
        一个短信,可以增进友谊。短信是载体。
 
        一个眼神,可以蕴含深情。眼神是传递。
 
        我害怕自己会忘记这些,就会刻意地铭记,有意的怀想加深印象,不断的往脑子里填充,在心里镂刻··我究竟害怕什么?我胆怯什么?
 
        那个闯进玉米地里掰玉米的狗熊,还在孩子们的笑声中掰着玉米,还在掰一个丢一个··熊听不到笑声,因为它确实掰了很多也拿了很多。
 
        我也在掰玉米,掰一个背一个,掰的越多背的越多··沉重的走不动路了,还不肯丢弃。
 
        我放不下,也舍不得放下。
 
        虽然沉重,但我喜欢背负着它们。那些快乐的幸福的,忧伤的辛酸的,还有疼痛的和甜蜜的都背负着。割舍哪一样都会让我痛苦不堪,它们好像细胞,成为身体的一部分。
 
        是的,我喜欢背负着它们。正是这些背负的沉重让我真切地感觉到自己还真实的存在着,还有感知的能力,还有疼痛的记忆。我害怕自己丧失感觉真情的敏锐,害怕自己丧失付出真情的勇气。
 
        还有,我害怕成为行尸走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