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HOME
  2. 关于试玩

生活已磨灭了初始棱角 敏锐心思也日益粗糙

  生活已磨灭了初始棱角 敏锐心思也日益粗糙

很久很久,久得我忘了日子,静静地听听情歌。
  
  很小很小,小得我记不清岁月,天真的认为看一眼男生就是恋爱,坐一张凳子就会生小孩
  
  也曾坐在窗下读《窗外》,也曾《情深深雨蒙蒙》的期盼有位伊人《在水一方》青葱往事也曾有个《一帘幽梦》
  
  带着最朴素的标准,最模糊的概念,期盼心的共鸣灵的撞击,只要前世牵过我的手,哪怕今生是乞丐我也会永远陪伴身边
  
  带着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执拗,步入婚姻殿堂,初作新妇,满腔热诚的进行着角色转换,悄悄收起细腻敏感,一夜间我完成了人生的蜕变,锅碗瓢盆一首歌,喜怒哀乐一条河
  
  心里已容纳不下痴迷哀婉和缠绵,清晨能听到的就只是公鸡打鸣,晚上孩子进入梦乡伴随着的是月儿明风儿轻
  
  终于我丰满得没了腰,细纹慢慢的爬上了眼角,阿桑的寂寞在天堂唱歌,我的灵魂在深夜颤抖,空灵的白狐趁着月色飘来,隐秘的思绪借着清风散去
  
  今夜让我听听情歌好吗
 
  很久很久,久得我忘了日子,静静地听听情歌。
  
  很小很小,小得我记不清岁月,天真的认为看一眼男生就是恋爱,坐一张凳子就会生小孩
  
  也曾坐在窗下读《窗外》,也曾《情深深雨蒙蒙》的期盼有位伊人《在水一方》青葱往事也曾有个《一帘幽梦》
  
  带着最朴素的标准,最模糊的概念,期盼心的共鸣灵的撞击,只要前世牵过我的手,哪怕今生是乞丐我也会永远陪伴身边
  
  带着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执拗,步入婚姻殿堂,初作新妇,满腔热诚的进行着角色转换,悄悄收起细腻敏感,一夜间我完成了人生的蜕变,锅碗瓢盆一首歌,喜怒哀乐一条河
  
  生活已磨灭了初始棱角,敏锐心思也日益粗糙,心里已容纳不下痴迷哀婉和缠绵,清晨能听到的就只是公鸡打鸣,晚上孩子进入梦乡伴随着的是月儿明风儿轻
  
  终于我丰满得没了腰,细纹慢慢的爬上了眼角,阿桑的寂寞在天堂唱歌,我的灵魂在深夜颤抖,空灵的白狐趁着月色飘来,隐秘的思绪借着清风散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