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HOME
  2. 关于试玩

一圈圈的光柱里全是我孤独的尘埃

一圈圈的光柱里全是我孤独的尘埃

 小时候常会有这样的时刻:父母工作离开,剩一所诺大的房间,留我一个人在内徘徊,记得那个时候小屋里被夕阳渡的金光迷离,,厨房里永远都有渗不尽的水滴,滴答滴答的包裹着诺大的房间,湿嗒嗒的让人不安。
  
  小时候,我有一个私人重地,就是家里的老式槐木大衣柜。
  
  衣柜很高,里面塞着绸料的棉被,和一个柔软而脆弱的小小少女,衣柜是父母结婚时买的,年岁比我还大,我那时在父母外出工作后,经常一个人把自己关在里面,黑暗的衣柜里承载了我少年时所有的心事,躲避父母激烈的争吵声,治疗自己自卑的心态,幻想爱丽斯掉入兔子洞的危险……黑暗之中,跌跌撞撞后,慢慢让自己变的平静,我知道感情的稀薄与持重,虽然一片漆黑,但是我依然悄悄长大。
  
  父母争吵时,喜欢躲进这块领地,任他们在外面天翻地覆,对峙,背离。我总是会在里面不肯出现。直到天黑,妈妈想起我时,我才被呼唤出来。
  
  现在想来,当初那个有些轻微自闭的我,仍然渴望着妈妈給我最柔软的声音和最温暖的拥抱,只是我的黑洞一直收藏在那块寂静又黑暗的角落里,扎实掩藏。
  
  后来,我们搬了家,从那个一楼大而空荡荡的大房子,迁到了明亮宽敞的三楼,而我也离家越来越远,远的好像和父母不在同一时空呼吸,大一忙碌而混乱的日子,各种泥沙纷乱流下,没有高复那些魔鬼一样的白色恐惧,却有着列车一样轰轰的步伐,我有过奋斗的日子,在不屈的向前走着,为捕捉一丝不辜负青春的气息,这些岁月一直在鲜花和背后的汗水中相伴行走,而那些虚无有的光鲜,在庭台静坐,偶向山林后,并无其他。
  
  新家里的阳台,替代了衣柜,一席之地,一柜藏书,几盆花草,一个画板,三面开窗,沁满了我所有需要的气息。
  
  每个忙碌疲惫的学期回来后,总喜欢在这里静坐,有时候一待就是一天,像一株植物一样,让身心都在进行光合作用,于我,这块私人领地,就是保护我内心最赤裸的角落。我在这里养花,种草,看书,绘画,喝茶,放空,发呆,晒太阳,看星空,听雨声……借此放空自己浮躁的心灵,收耐已逝的往事,修复受到磨损的生活,补养消耗的能量,学习花朵最没的绽放。
  
  黎戈所言:“动荡之后,比较结实”。深夜与他倾心交谈,渐渐无眠,整夜,我听雨一梦到天亮,心事很重,故事却很轻,那些在我们生命中曾经出现的人,到最后真的一个一个都不再到来。
  
  我清醒过后的自知,用力提醒自己不念过去,不畏将来,想来,他日岁月风雨,我有勇气面对,撑伞迎你,相逢的路上,一颗心,从此悠远绵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