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HOME
  2. 关于试玩

父亲承担的一切都在诠释一个男人的责任和信仰

父亲承担的一切都在诠释一个男人的责任和信仰

 五年前我读高一,学校在距家四十分钟步程外加一个半小时车程的县城,我一般是一个星期回家一次,有时候是两个星期或一个月。刚到高中的那个学期,我的右腿膝盖旁生长了几年的肉瘤开始不安分了,颜色渐深,时常感觉隐隐作痛,我心想是时候除掉它了,尽管它也是我身上的一块肉,却着实多余,所以必须除之而后快。考虑到当时已是十一月份,天气转凉,术后创口不易感染,于是我就把这个想法告诉了远在千里之外的父亲,当时父母都在山西打工,父亲接到我的电话后决定回来陪我做手术,正好当时他已经干完一个工地的活,另外的工地还没开工。我本来拒绝了父亲,自觉是个小手术不必害得父亲遭受奔波之苦。但是父亲始终是放心不下,两天后父亲走下火车,走出略阳站,径直到了我的学校。这是父亲第一次去我的高中,第二次是开家长会,自那以后,到现在为止,父亲由于常年在外务工,再也没有来过我的学校。
  
  我当时心里还埋怨过,老师也很不解,还说有这么优秀的孩子,家长怎么屡次家长会都不到呢?我听了心里就更不是个滋味了。后来一想才为自己这种自卑感到羞愧,父亲不来参加家长会,全是为了能供我无后顾之虞地读书。我再也没有埋怨过他,包括母亲。见到父亲时,他依旧是那么慈祥恬淡地对我微笑,小眼睛眯成一条缝,使我看不见其中的沧桑浮沉,但父亲那憔悴的脸颊和颓败的头发却没有欺骗我,我看着父亲的笑容,也绽开我的脸,心里却已是大雨滂沱。父亲先是嘘寒问暖了一番,然后就领着我去吃饭,由于当天是周五,下午并没有课,父亲就带我去了离学校稍远一点的八渡河夜市,我们进了一家挂着“正宗川菜”牌匾的小餐馆,父亲让我点菜,强调多些荤菜,他说他发现我又瘦了,其实我一直都那么瘦。我只要了宫爆鸡丁,父亲只好亲自来点,又要了一盘鱼香茄子、一盘西红柿炒鸡蛋还有一盘虎皮辣椒、一份罐罐鸭,还有一份紫菜汤。我说:“两个人吃不了这么多菜的”。父亲却坚持着:“学校的饭菜没什么油水,在外面吃一顿就当是改善生活吧,你多吃点。”那顿饭我确实吃了很多,几个菜最后只剩一点儿,我咽着父亲的关怀,说不出太多语言,只问了问父亲的活是否辛苦,其实我完全是明知故问,因为父亲给我倒饮料时的手抖的厉害,那些茧子触目惊心。吃完饭我们随即去了医院,但却吃了闭门羹,医院值班人员告诉我们周末不上班,主治医师都是周内上班。眼见天色已晚,父亲决定他先回家,等到周一再过来领我去医院。我目送父亲踏上了最后一趟班车。晚上九点多父亲打来电话告诉我他已到家,我才知道父亲徒步翻越了回家路上的座座大山。
  
  我并不知道自己膝盖上的肉瘤是否严重,故而在学校度过过了一个忐忑的周末。我提前写好假条,找班主任签了,告诉父亲周一早上我直接在医院门口等他。周日夜里下起了雨,绵绵的凉凉的,偶有风儿吹来,全是秋天的消息。我在医院门口等了十几分钟,父亲便出现在我的面前,他还是那样微笑着,还没等我开口就询问我有没有吃早饭,我估计医生要提前做检查,于是就没有吃饭,我也知道,父亲一定是地跑了十几里路赶上第一趟车过来的,肯定没有吃饭。我让父亲先去吃饭,他说等带你看过医生后再吃,现在我也吃不下。我拗不过父亲,于是父亲就去排队挂号,找大夫,然后交费,取药,等待手术,这期间我几次听到医院工作人员没有好气地对父亲说话,我感觉到污辱,更为自己不亲自做这些事情而感到羞愧难当。我恨那些自以为是的护士,凭什么看不起我们农村的人。父亲没有念过几天书,不识字,难道这能成为你们骄傲和奚落的资本吗?我拿过父亲手里的票据说我来办手续,却被父亲以“你腿疼坐下休息”的理由拒绝,那一刻我的心疼超过了腿疼。
  
  几经周折终于办好了手续,对于医院的烦琐程序我第一次感到了厌恶。医院还差点成功忽悠我住院治疗,这样以来他们又可多赚一笔。但最终没有得逞,我在诊断室旁的简易手术室里接受了手术,只听着“噌噌”声,只感觉膝盖处木木的,不到半个小时医生便将从我膝盖上取下的肉瘤交给了我,我的腿上贴了一块医用纱布。我看了看那肉瘤,然后丢在了垃圾桶里,就像把心里的石头也丢在垃圾桶一样。父亲扶着一瘸一拐的我,微笑着说:“没事儿了,回去休息几天就好了。”父亲特意叫了俩出租车,本来准备带我去吃饭的,可我不想吃,想先回学校,我竟然忘了父亲还在陪我饿着。几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了学校门口,父亲让我靠在门边等下,他去买点东西,我等不住,打了电话给室友,几个室友一起下来就把我背回宿舍了。
  
  晚自习的铃声响了第二次,室友们才动身去教室,并问我是否需要陪伴,我委婉地拒绝了。父亲还没有过来,我心里有点急,就打了电话给他,他说马上就到。过了十几分钟我的电话响了,父亲已经到了楼下,可是公寓楼门已经锁上了,楼管也不知去向。我也没有楼管的电话,父亲只等干等着。我在宿舍的窗口俯望蹲在楼下台阶上的父亲,父亲的轮廓那么模糊又那么瘦小,我的心顿时被什么刺了一下似的,接着是一阵痉挛,然后泪水便模糊了我的视线。楼下那个瘦小的男人,苍老的男人,那是我的父亲,楼管大爷你在哪里?你快回来放他进来,他还没有吃饭,外边又是那么冷!
  
 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,我一直望着父亲,直到楼管大爷出现在台阶前。两分钟后父亲到了我的宿舍,楼管大爷是和父亲一起上来的,父亲和他讲了我的情况,他很通情达理,说天色不早,让父亲就在宿舍住下。我十分感激他,礼貌地说了声谢谢!父亲对我们学校外面的环境并不熟悉,跑了很远的路才找到卖东西的,他给我带回来四只卤猪蹄,几根火腿肠,两盒方便面,还有一些其他营养品,我说没胃口,也没问父亲吃了没有,看到方便面我有些动心,因为它是与我们这些住宿生很亲的食品,我们知道常吃并不好,却也控制不住自己。我拆开包装纸准备泡面,却被父亲制止了。他把猪蹄递给我,让我不要吃泡面,我当时才明白,这是父亲为自己准备的晚饭。他给我买猪蹄,自己却吃泡面。我这回真是忍不住了,我恨自己,恨得咬牙切齿。父亲以为我执意要吃,就说既然你想吃就泡吧!以后别吃了,刚动了手术,要注意营养。我含着泪吃着泡面,也没吃几口就又不想吃了,准备倒掉,父亲说别浪费,我吃,你把猪蹄吃了,都饿了一天了。看着父亲端着方便面盒子往嘴里递面,我转过头在心里喊了声“爸爸,儿子对不起您!”在我的坚持下父亲吃了一只猪蹄,剩下的他让我留着,想吃的时候就拿出来吃,学校伙食不好,要学会自己改善。”那时候,我只有一个想法,以后要照顾好自己,不要再生病,生一次病就会让父母操一次心。我要努力学习,改变命运,以后再也不能让父母因为我而吃苦。
  
  晚上父亲睡我的床,我和室友挤了挤,那一夜父亲睡得很沉,我的心情整夜不能平静。第二天一早,父亲就起身离开了,微笑着叮嘱我要好好照顾自己。我看着父亲的身影消失在远处,久久呆立在门口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。
   :我的父亲从没带我去旅游过,没有给我买过洋器的玩具,没有给我开过超过两次的家长会,在我的童年里,他有一大部分都不在场,但是这不能说明他不爱我。他给我买的第一本书是《成语故事》、教给我的第一个道理是人要自立自强。他会生气发怒,但从未打过我;他为了挣钱戒了烟,也很少喝酒。他所。如果我身上有值得人尊重的地方,一半来自母亲,那另一半必是父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