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HOME
  2. 关于试玩

懂得文字的人 字里行间都是这个人的影子

懂得文字的人 字里行间都是这个人的影子

 一年了,从我接上编辑部部长之职后,忽而一年。这其中,有说不完的故事。每一个陪伴我的朋友,我都为你们祝福。
  
  2012年9月招新,经过笔试和面试,有20人进入编辑部,有一人还未参加第一次部门例会就打了退堂鼓,我并不怪她,因为我始终尊重一句话——“人各有志”,后来跟她聊天,自我感觉她是个挺机灵的女孩,留在任何组织都能放出光亮和温暖。她叫郑爽,大家应该也还记得,这位早早撤离的神秘朋友。
  
  张钊钦和王会金,在我看来,你们情同兄弟,两个陕北的汉子,你们进入编辑部之前的那份热情,令我至今难忘,此时记忆犹新,略带陕北方言味道的普通话,真诚地表达着你们心中对于编辑部的向往。只是很可惜,后来的你们,由于各种原因,几次会议都未到场,以致后来,我默默地从编辑部名单中划去了你俩的名字,你们不会恨我吧?有时候偶尔碰见你们,还是称我为“部长”,其实我有些惭愧的,但是希望你们理解,机会从来都是自己主动去抓才会握住的。我希望你们的大学生活一样丰富多彩。
  
  孙怡,安静的女孩,很少说话,我不问你,你就不说,后来你说你决定退出编辑部,觉得并不适合你,说的很委婉,我都懂,还是那句“人各有志”,所以后来的部门会议以及团内活动我再没通知你,不知此刻的你,对于大学里已将然逝去的一年有何感想?送你一句话吧:“只要敢想,就要去做”,我一直觉得你会比大家更懂如今这个世界。好好努力,我看到西部网校园记者上有你的名字,也许这是另一种机遇,加油!
  
  赵良育,第一印象是沉稳。后来发现,你不仅沉稳,还挺有思想,喜欢钻研一些哲学问题,一些终极命题,很遗憾,有些问题,我没能给你满意的答案,只想说一句:“同一件事情,不同的人往往有不同的看法,没有绝对的谁对谁错,如果硬要评价对错,那么世界将失去色彩。我们的三观,与我们的经历有关,也与学习有关,所以有些问题可以不求甚解。当然,这只是我的个人看法。”记得当时笔试之时,你的文章写得最长,可见态度非常认真,我想,你以这种态度,可以做好任何你想做成的事情,努力!
  
  洪祎,对你的了解真的太少太少,唯一的途径也许就是你并不多见的说说或者日志,后来的你,和张、王情况相似,在我想见到你们的时候,往往是见不到,所以,我只能忍痛割爱,不能只顾私心,毕竟记者团有自己的章程。私下里和你得交流也是少得可怜,仅能从你得文字里偶尔窥见一些情绪,我想真心地说句:“你的文章写得真的不错,希望你坚持写下去,不求知名于众人,但求给自己一个交代,这样就好,。”
  
  王路,你的选择也许是对的,因为我们有时候的确很死板,两周一次的例会,不管有事没事,以及我比较放肆夸张的开会方式,这些在你看来,也许真的有些幼稚,因为我觉得你的思想的确挺有深度,虽然我是学习汉语言文学的,但是我敢承认,我看的书一定没有你看的书多,我得向你学习。我看到你对草根阶层,对可怜的农民以及广大弱势群体的关注,我心有戚戚焉,能胸怀天下,我以为你已经是个值得人钦佩的人了。想告诉你一句话:“现实中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会如你所愿,同你所想,有些事情,你也许不屑一顾,但你又不得不为,因为这就是现实。”
  
  苏晓文,你应该是个尽职尽责的班干部,在编辑部你也贡献出了自己的力量,那次小品一定没少占用你们的私人时间,我表示很抱歉。后来,你也主动提出,你想离开,我没有理由拒绝你的请求,因为你在编辑部的时间里,你的心在编辑部,我想,你决定离开,一定有你不得已之处。很高兴上次全团大会再次见到你,以后常回编辑部看看。学习和工作都很重要,但最重要的是在其中成长,加油!
  
  董占江和刁望尧,你俩是典型的高材生,我没有想到的是,你们能跟着一个身材比你们矮小的部长兢兢业业地坚持了一年,在我的印象中,每一次重大活动你们都没有落下,繁重的体力活不在话下,你们该不会恨我,说我只会让你们做些“搬凳子,抬桌子”之类的事情吧?还是得谢谢你们,因为你们,我们部门负责的任务总是保持着高效率,这些大家有目共睹,所以当团长和同事称赞我的时候,我心里想的是你们,我站在你们的肩膀上来做事情,你们任劳任怨,我很感动。转眼已经大二了,你们的学业会越来越繁重,好好照顾自己,前途不可限量!
  
  王晓飞,虽然你是最后进入编辑部的,你的为人处事给人印象很深,很遗憾你也提前撤了,不过你说:“离开前,这学期的活动你会都参加”,我真的很感谢你,你发邮件给我说明了原因,我也没有多问,惟愿你会走得更好更远,加油!编辑部是一家人。
  
  以下的人员,是陪我到最后的人:
  
  秦雪,说实话,你挺娇小,因为团长也这么说,呵呵,玩笑。那天竞选,你表现的不错,真的,但是为什么没有留下你呢,其中一个原因是我考虑到你们专业课程可能比较多,到时候难免会耽误课程或者耽误活动,那样的话,会很累。虽然没有留下,但是编辑部不会忘了你的,尤其是你天然的那份淡定自然,令人印象深刻,Come on!
  
  郝雨甜,首先表示抱歉,老把你雨甜写成雨田。不过我保证以后再不会犯这样的错误,我的名字也常被人搞错,深知那有多尴尬。来自天津的姑娘,身上总是有种阳光时尚的气质。愿你永远阳光灿烂,开心快乐!
  
  刘花厦,刚刚收到你的短信,你说你“情愿从来都没有认识过我”这句话有点让人心疼,不过没关系,这很正常,淘汰你们,我也很舍不得,只想对你说“东隅已逝,桑榆非晚,你现在也是西部网校园记者中的一员,这与记者团并无多大不同,只要你肯努力,一样可以实现自我价值!”再补充一句,认识你,我从未后悔。要是恨我就恨吧,真的没关系,我也谢谢你这么长时间来的坚守,上次全团大会的事情,你没有少吃苦,这些我都记得,只能说:有情后补。
  
  汪登荣,不知怎么回事,你临时放弃了,我也没有问你,你也没有解释。但是我想,你一定有你自己的原因的。还记得大一时第一次全团大会时你在电话里冲我喊:“姐不干了!”吗?我可是还记得哦,不是我记仇,而是那件事情让我学会了怎么跟别人说话,因为我当时的确做的不对,我完全可以去教室外边打电话通知你的,那样的话就不会产生不必要的误会,弄得咱俩几天心里都不爽。后来你向我道歉,其实,我本来不想接受的,但是往后你的表现证明了我继续留下你是正确的选择。不管你最终未能来竞选是处于何种原因,我都尊重你,做你想做的事情吧!加油!
  
  甄荣,其实挺看好你的,不过貌似你总是很忙,竞选演讲,你竟然给我一觉睡过了,真是让人哭笑不得。这样离开,不知道你是不是感觉遗憾?遗憾也于事无补,人总得往前看,地质卓越班的人从来都不会示弱的吧?希望你继续加油。上次学校的纪念更名十周年你上台跳舞了,可惜你们都穿一样的衣服没能认出来,但是相信我,我鼓掌了。我承认我很喜欢你,喜欢你这种性格,愿你快乐!
  
  高宇阳,汉语言文学在记者团总得传承吧?经过激烈而残酷的竞争你留下了,我感到欣慰,你们班三个人跟着我,如今留下你一个,刘花厦还没有想通,汪登荣这几天也不理我,不管咋样,这只是一个平台,未来究竟会如何,全在你们手中掌握着,希望你们三个都能明白这一点。希望你能不负众望,为了她俩,为了编辑部,为了记者团,奉献自己。希望你会在新的干部中充当润滑剂,搞好大家的关系,只有部门团结了,才能更好地做事,努力!
  
  李博,我一直看好你,唯一欠缺的可能是一点魄力,当了部长后,希望你能做到雷厉风行,也希望给新的干事们带好头,我就不具体评价你了,你的表现我将看在眼里。
  
  梁培煜,只想说一点:“继续将你的创新思维发扬光大!”
  
  康世强,你在这里代表着离开的那些干事们。,你肩上的担子并不清,你说你准备将报纸改版,我们拭目以待。
  
  高露,其实差点把你忘了,不过幸好是暂时忘了,报纸就交给你了,发挥你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吧!
  
  零零散散地写完了,肯定无法将你们一一描述准确,为什么会写这篇东西,就是想告诉你们,我和你们最根本的关系不是部长与干事之间的关系,而是朋友与朋友之间的关系,如果你们同意的话。
  
  我同你们一样,不会忘记那些风风雨雨的日子,每一天都是成长的机会,我们彼此见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