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HOME
  2. 关于试玩

我惊讶的嗅到一种来自希望的淡淡清香。

总有这样的一些时候,希望静下来,在软软的沙发里,在洒满阳光的床上,静静地想点什么。
 
      那只是一个希望。
 
      曾经有段时间,我把自己交给希望,义无反顾,九死一生,我对自身有一种神秘而固执的使命感,灵犀感。一把弹过多年的旧吉他,一瞥低低的眼神,  一道强烈的光束,都会构成思想的雏形,作为语言的前身,暗示我的行为。
 
      希望,被个性的光芒所笼罩。
 
      四月二十四日的夜,在他乡酒店的客房里,我拉上窗帘,取出插在读卡器里的房卡,顿时房间昏黑一片,我默默安坐,沉淀经久的思绪。
 
     我静静的颠覆在梦幻里,合上双目,关闭一个繁华的世界。
 
     一块天空,缓缓降落。
     一张面孔,环绕周围。
     ······
 
      曾经的理想,多年的纠结,寂寞的情愁,那些生命中所有的坚持,渐行渐远,已模糊如风影,我感觉到平生以来最快乐的一次遗弃。
 
     无所谓是,无所谓非,无所谓爱,无所谓恨,任何一种世俗的烙印,哪怕是爱情,都因为存在着,而成为不洁的一抹。
 
     黑夜是一扇多么均匀的凝结呢?此时悄然把我推近,我应该彻底地消融在其中,以水性的温存,以杨花的妩媚。
 
     忽然间,我竟然发现,我的希望不在彼岸,不在梦幻里,它低头就是,在急切的脚步里,在相牵的指缝里,在会意的相视里,在窗前,在耳畔,在软软的沙发上,在洒满阳光的床上,它就安居在可及之处······
 
     我难以再沉静自己,在四月二十四日的午夜里,我惊讶的嗅到一种来自希望的淡淡清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