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HOME
  2. 关于试玩

锻炼身体是表象 真正沉下来能感觉到实际是在炼心

锻炼身体是表象 真正沉下来能感觉到实际是在炼心

 最近几天在出差,非常忙碌,但是也坚持了早上早起锻炼,晚上徒步运动的习惯。感觉到身材越来越好,体能越来越好,精神状态也越来越好,生活习惯也很好。
  
  我的锻炼不是为了减肥,尽管减掉了大肚子和水桶腰,我是为了快乐,在锻炼中能体会到快乐,发自内心的身心舒爽快乐,所有的压力和不快都被快乐一扫而光。
  
  我的锻炼是为了修养内心。,有时候能感觉到内心的浮躁,继续锻炼就像是煎熬,这个时候坚持一下,内心宁静下来,舒服和喜悦就会产生。内心的修炼是一辈子的事,内心充满喜悦、安静、祥和,对所有的不快都可以一笑而过,少了计较和争执,多了快乐和趣味,一切快乐,都来自内心的修炼。
  
  我的锻炼是为了达到良好状态,健康的身体,良好的习惯,才能带来良好的状态,才能在繁重工作和重压下保持宁静、自如,才能处理好纷繁复杂的工作。
  
  身体、快乐、生活、工作都因积极锻炼自己而在掌握,自己掌握自己的情绪和命运。不以物喜、不以己悲,是范夫子的修养,不知范夫子是否当年也是在练身炼心中达到了这个境界。
  
  上周收到消息,大姨家二表兄走了,44岁,留下16岁的儿子和二表嫂。内心悲痛,却不震惊。二表兄近两年看面相已经近似一个要离开的人,唯留下孤儿寡母让人心痛。
  
  二表兄是我儿时最好的玩伴,最好的朋友。姥姥一家儿女众多,我们表兄弟姐妹也很多,聚齐起来有两大桌,唯二表兄和我最好,想来一是他善良,带才(东北话,大的照顾小的),二是我们都属于性格沉静的人。大姨家距离我家15里路,在当时就是非常远的距离了,一般寒暑假开始我就急匆匆的跑到大姨家了,那里有我最好的玩伴,二表兄。大姨家的村子很大,好像有几千人,前前后后的好几百,上千户人家,记忆里绝大多数人家我都进去过,跟着二表兄到处跑,一群当地的小伙伴,我们一起打牌,下河洗澡(当时我们管下河游泳就叫洗澡),上山砍柴,下地干活,冬天一起玩冰猴,滑冰,跑去后街人家去看电视,他们镇有钱,80年代初镇上就成天连续播放射雕英雄传,上海滩,等等,跟着二表兄跑到人家去看电视。当时有些人家,一到看电视的时候,总是满屋子的人,二、三十人总是有的,炕上地下的满满的。我们这些小妖精窜来窜去的淘气。还去一起看过人家各种耍钱的,花样不少,看不太懂。当时的日子简单而快乐。尤其是冬天临近过年大姨家一般会杀猪,杀猪的时候家里来很多人帮忙,场面热闹,热火朝天,然后村子里关系不错的,包括一些远道的亲戚都会来,拜上十几桌,一起吃杀猪菜,那个时候的农村,那个时候的社会真的安全、热闹、快乐,但是又简单。
  
  二表兄学习不大好,我们一起很少写作业,玩是永恒的主题,还有个三表弟我们一起还扇(piaji),就是那种圆圆的小纸片,那是当时东北男孩最酷爱的游戏。还有一件事内心一直感觉很愧疚,有一次我们在他家大炕上玩,忘记什么原因了,我们吵起来了,大姨强烈喝止了二表兄,在他被喝止并委屈的低头之后,我上前照着他后背狠狠打了一拳,他当时委屈的表情我还记得,也看到大姨很心疼儿子的表情,可是大姨依然向着我,没有责怪我,在说他,不知道让着我,在那个瞬间,我感觉自己做错了,很愧疚。这件事时常在我心里会记起,自己当时的任性,以及大姨和二表兄对我的好。
  
  二表兄是作为一个男人,承担家人责任而去世的。他们镇上很多钼矿,井下没什么劳动防护,下井背矿赚钱养家,这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。井下粉尘极多,上井之后人都看不出来,下井时间长的,都会得矽肺,一种会要命的病,可是为了赚钱养家,还是很多人去做,这是经济转折时期国内很多人的悲哀,也是私营矿主开矿通常都会有的事,我无意于去批评什么,只是赞扬二表兄作为男人冒着危险毅然去劳作的品性,这是一个男人对自己亲人无言的承诺和担当。几年前他的矽肺很严重了,已经不能劳作了,需要静养,吃药。我还曾经给他想办法弄过蜂胶,虫草,据说都有些用处,至少他用了之后说感觉好些,有效。我就一直给他准备。作为表弟,距离遥远,除了祝福,我能做的也就是这些了。遗憾的是近两年见他的机会太少了,最近一些日子他的音容笑貌经常在我脑海。还记得他结婚的时候,我做的帐房先生,在前面一家安静的房子里,摆好笔墨,面对一个个来贺喜的亲友,我写下他们的名字和礼金,当时强扮少年老成,也有点书生样子。
  
  二表兄凌晨一点四十驾鹤西游,中午火化入土,如此的迅速。留下孤儿寡母,还有一些债务,我会尽力帮助侄子成长,他的血脉要好好的延续下去,关照好他的儿子。侄子16岁已经辍学,在城里饭店打工,16岁正是雨季少年,已经失去父爱,唯有用心爱护,方能对得起二表兄,兄弟间有些话不必说起,我们是最好的儿时玩伴加兄弟,兄弟自然就会做到。
  
  30多之后,男人的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,为了家人,男人要爱惜自己身体,管理好自己的身体。
  
  文笔拙劣,仅以此文,怀念二表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