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HOME
  2. 关于试玩

青丝在地上铺成了一朵朵黑色的妖冶之花

 迷迷糊糊醒来时,知道时间应该已是上午。腿上、胳膊上传来的是阵阵灼热的痒和痛,我苦笑着掀开被子一看,果然,灼热之处严密排列满了大块大块的红肿。回想起昨晚头皮都要被抓下来的感觉,欠身看了一眼床头,打电话给主治主任,她在那头无奈的说:“暂时停药吧。”然后叮嘱我记得去医院打抗过敏的针,从普通过敏演变成变态性过敏,免疫系统正在一步步被瓦解。
  
  科室里病症程度最轻的却成了最棘手的治疗对象,主任对我也头痛。去她的办公室勤了,她玩笑着说:“人家好歹是七年才得一痒,你倒好,别说七天,三天就来一回。你又不是男的,要不要那么想我啊?!”“一日不见如隔三秋,男女通杀,你要不要那么有魅力啊?!”我们的插科打诨在科室已成了惯例,就连排在后面的病人听了我们的对话也会笑起来。我常说他们得感谢我,感谢我在一片沉重的暮气中给他们带去一丝轻松。
  
  说到这痒字,也没耐住手痒,去挠了一下度娘,相关的成语还真是不少。什么“隔靴搔痒”、“无关痛痒”、“不痛不痒”、“心痒难挠”等等。发现这痒要不就是跟“搔”跟“挠”在一起,要不就是和“痛”在一起。可见,痒了要搔要挠,痒也可能会引起痛。“七年之痒”痒的是心,心已出围城了,连带着可能身也出墙了,这一痒如果没耐住,挠出来的动静可能是身心俱伤、家庭事业俱焚。还不如“隔靴搔痒”呢,虽然痒挠不着,有点心痒难耐,但好歹在靴子的保护下,不会伤及根本,再说了,那点痒迟早自己也是要平息的,转移一下注意力,忍忍没准就过去了。
  
  无关痛痒看起来是最无害的,事不关己嘛或者是事情轻微得可以忽略不计,自然是无关紧要的。不痛不痒就更轻松了,简直就是平静的小幸福。因为前面都有否定词啊,可见,恰当的否定还是要好过肯定的。谁这个时候要是以肯定的口吻和你说你是反腐队紧盯的重点对象,或者是什么绝症的队伍中的一员,估计你会痛痒难耐得跳起来。
  
  痒发作时,不管痒在何处,也不管你忍耐力多好,总会有那么点点不舒服感,挠吧,有伤大雅;不挠吧,难耐。如果是痒在相对方便一点的地方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斯斯文文地抓挠一下,倒也解痒且无伤大雅。但若是痒在自己抓不着的背上,求人挠还是看人的亲近程度,就算有人给你挠了,手的轻重程度还不见得就趁你的劲。手劲儿轻的越挠越痒,无后劲的,挠到一半没力了,只剩你在痒的半空,上不顶天,下不着地。恨不能立马找棵大树或者一墙角,靠上去,上下左右地磨蹭个够,哪管事后背上的衣服是否灰扑扑、皱巴巴,只想一挠方休。幸好聪明勤劳的人民大众还发明了挠痒痒不求人的工具,就是找一段一尺来长的竹子,削成小巧的钉耙状,用砂纸打磨光滑,背痒时,从背上的领口或者衣服下摆伸进去,哪痒挠哪,既不求人又可随痒而动,力度还由自己掌控。
  
  心痒发作时,可能就要复杂得多了。既要避免被人发现时的尴尬,又难抗拒小痒小挠时带来的快感,时间一长,小痒难免成大痒,大痒则可能发展成病。其实不管是小痒还是大痒,既然有个病字头,痒就应该也是一种病,既然是病,就得治。秋冬季节,风干物燥,皮肤难免发痒,你,痒了没有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