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HOME
  2. 关于试玩

也许自己的生命将会随之枯萎

 
  几天后,安排好一切的香香便踏上了去往长春的路途。
  
  她心里明白,自己去投奔的其实并非是什么亲戚,而是一次在家乡的镇上偶然认识的的一个人。当时他给香香留了个地址,说如果有需要可以去找他。香香觉得他似乎不像是个坏人,所以才试着来找他,希望能找到份工作。
  
  遗憾的是王兵没能来送她。但他忙,而且部队不比地方,想想也就理解了。
  
  此时的香香已经成熟了许多,不再是刚刚离家的小姑娘了。
  
  她无暇车外迷人的景色,伴随着泪水的是满腹的无奈和惆怅。
  
  她太爱王兵和孩子了,所以这又一次的离家,她有着太多的不舍和无奈。
  
  都说女人生命的一半是丈夫,一半是孩子。而这全部,都将因她的离去而失去本来的颜色。
  
  她不知道这次出来会咋样?也许会事业有成?也许自己的生命将会随之枯萎。
  
  但分离意味着团聚,奋斗意味着成功。这种想法,支撑着她的出行是那样的义无反顾。她柔弱的外表下,包藏着一颗坚强的心。
  
  虽然她不知道未来会是啥样,但香香想象着:它将是五彩缤纷,十分快乐和幸福的。
  
  两年,再等两年。那时王兵退伍有了工作,一切都会因此而变好,一家三口将享尽人间欢乐。相比之下,自己此时吃点苦又算得了什么。
  
  风驰电掣的客车载着香香与她那万千思绪,来到了吉林的省会长春市。
  
  这是一座繁华的城市,让初来乍到的香香看得眼花缭乱。四周的建筑似乎都一样,她简直分不清东南西北了。
  
  这就是自己将要生活下去的城市吗?它会接纳我吗?对于这个城市来说,一个人是那样的渺小,而香香更是渺小的可怜。她迷茫了。
  
  按照约定,她将乘坐19路汽车到宽平大桥,那个人会在那里接她。可19路在哪呢?
  
  “大姐,请问19路车在哪?”出站后的香香向一位穿着时髦的女人问。
  
  “哦。马路对面有站牌。你到哪啊?”那位大姐关切的问。
  
  “宽平大桥。”
  
  “对。坐那个车就行。”
  
  第一个接触的人态度很和善,这让香香心里平静了许多。
  
  因为马路上的车很多,所以过街让香香很犯愁。在驶不完的车流中,她好不容易找条缝隙跑了过去。站牌下,她紧捂着胸口,借以平复那吓得嘭嘭直跳的心。
  
  “这车去宽平大桥吗?”车来了,她向售票员问,似乎还是不大放心。
  
  “去,上车吧。”
  
  因为害怕坐过了站,她紧挨着车门站着,这样售票员报站她能听得清楚些。
  
  公交车开得不快,这使香香得以浏览窗外的一切:川流不息的汽车;熙熙攘攘的人群;一闪而过的商店,望不到顶的楼房.....。许许多多,令她目不暇接。
  
  这就是那座令她神往,而又陌生的城市吗?同在一片蓝天下,这里和农村却大不相同。
  
  她庆幸自己能走出来,这不单是能看到外面的缤纷世界,而重要的是她要让自己的生活有个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她要在这里找到自己的位置,幸福的生活下去。
  
  “宽平大桥到了。”一声喊叫打断了香香的遐想。她猛地回过神来,匆忙的下了车。
  
  “香香。”一个男人在向她招手。
  
  “你来啦。”香香欣喜的说。
  
  “早都来了,不知道你坐几点的车,怕你着急,我都等了两个多小时了。”
  
  “对不起。我没来过,所以不知道是几点的车。害得你久等了,真不好意思。”香香有些过意不去。
  
  “没关系,既然来了就别客气啦。”他接过香香的背包大度的说。
  
  香香又一次庆幸自己,虽然觉得有些过于相信这位男子,但直觉告诉她:他为人很好,自己不会有危险。
  
  “走,先到我家吧。”见香香有些犹豫,他急忙补充道:“听说你要来,你嫂子今天没上班,在家等着呢。”
  
  香香笑了,有些埋怨自己的多疑。
  
  “香香,你觉得市里咋样?”一边走那个男人一边问道。
  
  “挺好的。”香香答道。
  
  “那你就不要回去了,先住在我家,等有机会给你找个工作。”
  
  “住你家?那哪行啊。”
  
  “没事,我早就说过,别和我客气了。”
  
  “可是......”
  
  “可是啥?可是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吧?别着急,到家后我慢慢和你讲。”冲她一笑,那个男人神秘的说。
  
  在一幢大楼里,香香随着男人上了不知是几层的楼。
  
  按下门铃,随着悦耳的铃声,门很快就打开了,露出了一张漂亮的满是笑意的脸。
  
  “来啦,这就是香香吧?”她问。
  
  香香腼腆的点了点头。
  
  “这就是你嫂子,快进屋吧。”男人说。
  
  瞧这个女人多美,而自己.....。。怀着一丝自卑的心理,香香忐忑不安的进了屋。
  
  呀,真漂亮!香香由衷的感叹着:火红的落地窗帘,铮亮的地板,宽大的席梦思,软软的沙发.....。这一切,过去她只在电影里看过,而如今自己身在其中,这令她神情飘忽,不知所以。
  
  “别愣着,快坐下。一路上累坏了吧?”那个女人拉着她的手问。
  
  “不累,净坐车了。”香香略显不安的答着。
  
  那女人笑了。
  
  “来看看你的房间吧。你嫂子早都给收拾好了。”待香香稳定一会儿后,那个男人说。
  
  这就是自己的屋吗?香香简直不敢相信:洁白的床单被褥,粉红色的窗帘,淡粉色的衣柜,一应俱全,是那样的温馨漂亮。
  
  香香有些疑惑了:一个陌生人为啥对自己那么好?香香百思不得其解。
  
  带着诸多的疑问香香呆坐在客厅里。
  
  “香香。”嫂子端来一盘水果,待男人去买菜不在屋之际,她边削着果皮边说:“你是不是觉着不可思议,我们为啥会对你这样好呢?”她似乎看出了香香的心思。
  
  香香点点头,虽满腹狐疑,却又无言以对。
  
  “我来告诉你吧,他是你亲哥。”
  
  “啥?”香香震惊了。
  
  难怪!她想起了那次在镇上的相遇:他那亲切的眼神,使她脸红。尤其是他冒出的那句:“总有一天我们会相聚的。”莫名其妙的话,令她寻思了好长时间。今天她终于明白了,但还是有些懵:这怎么可能啊?
  
  “别急,一会你哥回来,让他细细的说给你听吧。”
  
  晚饭过后,哥哥开始了他的讲诉:
  
  “相信你多少有些耳闻,所以我就直说了,你不是姚老四的亲生女儿。”见香香没有激烈的反应,他继续说道:“我是你的亲哥。咱们兄妹五个,我是老大,你是老小。生你的时候咱家很穷,几乎连锅都揭不开了,所以咱爸咱妈没有办法才把你送了人。这几年,咱爸妈虽然嘴上没说,但看得出来他们还是很想念你的。当生活好了些时,尤其是姚老四有了自己的儿女,有几次我都想把你要回来,妈没让。她说人家把你养大也不容易,人不能没有良心,既然给了人家就不能往回要。”
  
  “要我也不回去,谁让你们把我送走啦。”香香恨恨的想。
  
  “爸妈几次见到你都不敢相认,只能回去偷偷的掉眼泪。我们见到你回家也不敢说,怕两位老人伤心。但知道老姚家对你很好,你也挺幸福的,这就使咱家人都放心了。”
  
  香香有些感动,眼圈红了。
  
  “香香你不要怪爸妈,好吗?他们当时也是没办法。”
  
  “啥没办法?没办法就不要生下我嘛。既然生下我,难道就差我一个吗?”香香忍不住大声说道,她埋藏在心底多年的怨恨终于爆发了。
  
  这些话令坐在对面的哥嫂惊诧的张大了嘴。虽然他们知道多年的冰川不可能一夜消融,但香香的态度还是使他们很吃惊,他们甚至不相信柔弱的香香会这样。
  
  “是的,这些年我爸妈,也就是你们说的养父母,他们对我很好。但你们可曾想过,我背后被人指手划脚的感受吗?而这一切,都是拜我亲生的父母所赐。”
  
  “香......”
  
  “哥,我知道这一切你无能为力,我不怪你。但爸妈我是不能认的。姚家既然养育了我,我就永远是姚家的女儿。”香香振振有辞,似乎有些绝情。
  
  “香香,哥并不是说要你脱离姚家,而是......”
  
  “别说了。”香香又一次打断了他的话。
  
  “这么多年,我一直盼望爸妈把我接回去,但直到今天都没有。我已经失去了希望,再也不盼了!就这样吧,一切都已经过去,不要再提了,好吗?”香香不愿意将这个话题再继续下去。
  
  “行。但我这个哥你总得认吧?我们有着共同的血脉,难道你就不想多几个兄弟姐妹吗?”他有些无可奈何,缓缓的劝道。看来,其它的事只有以后慢慢说了。
  
  香香沉默了许久,终于点了点头。
  
  说实话,在心里她也真想多几个关爱自己的哥哥姐姐。
  
  “香,那天我回去在镇上碰见你,见你长大了,我就下了决心:有机会一定帮你在城里找份工作。这咋的也比农村强。”
  
  “哥,谢谢你。我就是想自己养活自己,那就帮我找个工作,越快越好。”香香着急的说。
  
  见香香猴急的样子,哥嫂都笑了。
  
  “好啦香香,你就安心的住下来吧,一切我们来安排。”嫂子响快的说。
  
  梦一样的认亲结束了。香香有了亲哥哥,又开始了一种更新的生活。
  
  十三、思亲
  
  从进城到现在,一切对香香来说就是一场梦,混乱得有些理不清头绪。
  
  多年积压在自己心里的东西终于真相大白,然而她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,似乎她对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。
  
  此时,她更多的是思念丈夫和孩子。
  
  他们还好吗?孩子,一想到孩子香香就想哭:我可怜的孩子,没有妈妈在身边你习惯吗?有没有生病呢......
  
  王兵刚从野外训练回来。虽然一身的疲惫,但自从香香走后,他的所有空闲时间都给了他们的女儿----曼曼。这个名字是王兵给起的,他是希望这漫长的分离快些过去,能早日与老婆孩子一起过正常的家庭生活。
  
  女儿在一天天长大,开始喃喃学语。象是给王兵慰藉似的,她对王兵十分依赖。只要王兵在,她从来不哭;只要是王兵抱着,别人就很难接过去。而且,她长得越来越像香香了。
  
  曼曼的出生给王兵增加了不少的负担,但他从心里却爱极了这个孩子,因为这是他与香香爱的结晶。
  
  洗衣,洗尿布,给孩子洗澡,这是他每次来必做的事情。而他每次做这些时,曼曼总是乖乖的。除了依偎着王兵外,其余时间总是自己玩,从不哭闹捣乱。
  
  日子,就在这忙碌和父女的亲情里度过。
  
  在哥嫂的帮助下,香香很快就在一家冷面厂上了班。
  
  小厂不大,每个月工资也就几百块钱。
  
  哥哥有点嫌工资低,但香香很满足。因为在家干一年也就挣个千八百的,而这两个月就赚到了。
  
  她算计着,除了自己每个月的花销外,还能承担起孩子的一部分费用,以减轻王兵的负担。如果还有结余,再积攒点给家乡的二老寄去。
  
  多年来他们养育自己吃了不少的苦,如今自己挣钱了,有能力就贴补一下,让他们也少挨些累。
  
  转眼间离开家已经一年多了,不知爸妈的身体可好?虽然每次妹妹的来信都说他们挺好,就是时常想她,但香香还是有点放心不下,毕竟父母的年纪一年比一年大了。自己又离家这么远,不能时时的侍奉他们。
  
  养我这个女儿算是白养了,香香觉得十分愧疚。以后一定多往家里寄些钱,也算是自己对二老的一种报答了。
  
  这种思念亲人的情绪,时时的伴随着香香的生活。